青衫旧

我思故我在

【元白】游幻境指迷十二冠 饮仙醪曲演明宫梦

#以前只撬太史公的棺材盖,现在改撬曹雪芹
#我可能写了假元白,人设全崩,而且全文就是在模(hui)仿(diao)《红楼梦》……
#喜欢屈原的进来瞅一眼吧,对于屈原,我可能真的粉到深处自然黑了【微笑】

       却说乐天见月下庭中桐花漫漫洒洒,锦重重仿佛团团紫雾,不觉兴起,温了壶前日残酒,多吃了几盏,生了几分醉意,身倦情怠,眼饧骨软。又有夜风醺然,吹得一院桐花香甜,乐天便用帕子包了桐花瓣,且作香枕,于青石凳上沉沉睡去。
       忽眼前恍惚茫茫然一片,不知何物何景,乐天似梦似醒,心魂悠悠荡荡,至一所在。但见玉砌雕栏,蕙草遍地,芙蓉丛生,那枝杈蒙翠的是辛夷,参差凝碧的是薜荔,椒香成浪,兰芳若幽,更喜有一静湖,水若明镜,不染纤尘。正欣然赏景,见一舟悠然而至,其舟:桂棹兰枻,荪桡椒楼,蒙兰络芷,披荃带蓠。闻舟上有人悲歌曰:“举世皆浊我独清,世人皆醉我独醒。”乐天听了是男子声音,歌声未息,那男子早已走至船头,凤翥龙翔,端的与人不同,有赋为证:连蜷其灵,摇华神芒。宜喜宜嗔,令闻令望。采蘋为冠,搴蕙作带,行留丽色,步遗馨芳。芙袂乍飘兮,舞云容容,荷衣欲动兮,飘雪漠漠。云髻峨峨,娥眉淡淡,西子凋容,明妃失色。矣哉,生于孰地,来自何方,信矣乎,瀛洲不二,蓬莱无双。果何人哉?如斯之美也!
       乐天见是一个仙人,忙来见礼问道:“仙人不知从那里来,如今要往那里去?也不知这是何处,望乞携带携带。”
       仙人观乐天,见其神清骨秀,文采精华,诗文书卷之气溢然眉宇,那悲苦之色便化为快慰欣悦:“吾居扶桑之下,阳阿咸池之中,乃汨罗江太实幻境天问仙人是也。”
       乐天听得“汨罗”、“天问”之词,不觉触动心肠,因言道:“仙人俗氏可是‘屈’?”
       仙人微微而笑,并不作答。
       乐天因又道:“却不知太实幻境是何去处?”
       仙人道:“吾与警幻仙姑,司人间之风情月债,掌尘世之女怨男痴。太虚幻境乃女儿之境,太实幻境乃男子之境。吾观尔骨有文气,神含诗华,然额间一团痴气不散。恰此地离太实幻境不远,尔不如与吾同去,领略一番。”
       乐天闻言喜,竟随了天问仙人,至一所在,有石牌横建,上书“太实幻境”四个大字,两边一副对联,乃是:有为无处无还有,真作假时假亦真。
       随了仙人进入二层门内,至两边配殿,皆有匾额对联,一时看不尽许多,惟见有几处写的是:“痴情司”,“结怨司”,“朝啼司”,“夜怨司”,“春感司”,“秋悲司”。乐天看得好奇,心欲见识一番,又恐肉体凡胎不得入,不免踌躇。仙人慧眼神妙,早已观得乐天心境,因道:“此各司中皆贮的是普天之下所有的男子过去未来的簿册,尔凡眼尘躯,未便先知的。”乐天听了,不免遗憾,然好奇之意愈炽,复央之。仙人思量一二,说:“也罢,就在此司内略随喜随喜罢了。”乐天喜不自胜,抬头看这司的匾上,乃是“薄命司”三字,两边对联写的是:玉质金相为谁昳,春恨秋悲全自嗟。 乐天看了,便知感叹。进入门来,只见有数十个大橱,皆用封条封着。看那封条上,皆是各府的地名。乐天本想拣自己的家乡封条看,然橱高柜多,难以寻得,又恰看见元稹故里河南府东都洛阳之橱,遂无心看别处。只见那边橱上封条上大书七字云:“洛阳十二冠正册”。乐天问道:“何为‘洛阳十二冠正册’?”天问道:“即河南府中十二冠首男子之册,故为‘正册’”乐天道:“常听人说,洛阳人才济济,出众男儿多如牛毛,怎只有十二之数?”天问道:“其府男儿固多,不过择其紧要者录之。下边二厨则又次之。馀者庸常之辈,则无册可录矣。”乐天见果真如此,点头称是,于是将“正册”橱门开了,取出本册子来,随手掀开一页。但见上面只是满纸污浊,似云似雾,其内画着疏疏几棵病竹。旁有一判词云:
        元后柝终去,浮沉明事哀。
        沧海无云事,雨入寒窗来。
        乐天看了不解,欲翻过,这诗画却似有冥冥之力,牵得他直楞楞盯着瞧,竟不向后看了。 那天问仙人知他天分高明,性情颖慧,又痴及画中所述,恐把仙机泄漏,遂向乐天道:“且随我游玩仙景,何必在此打这闷葫芦。”
        乐天心神恍惚,随天问至一所在,见仙人不知凡几,饮仙醪仙茗,又闻其新编《明宫梦》曲,更觉如置云雾之中,似有所感,又终无所悟,因告醉求卧。
        天问见此,不觉叹一声痴儿,又暗忖痴者于诗,或有所作为,思虑再三,终而道:“痴儿痴儿, 吾携尔至此,醉以灵酒,沁以仙茗,警以妙曲,止为除尔痴气,明尔心神,然未有成效。故尔实乃天下古今第一痴人也。且以吾弟一人,名稹字微之者,许配于汝。今夕良时,即可成姻。以痴助痴,痴及反明,痴亦为痴,明道为明,痴明无论也。”遂于乐天耳畔,秘授云雨之事。
       那乐天恍恍惚惚,更兼痴心作祟,依天问所嘱之言,未免有云雨之事,一连数日,难以尽述。鲛绡帐暖,柔情缱绻,软语温存,忘今夕何夕,与微之难解难分。
       一日因二人携手出去游顽之时,忽至一个所在,但见荆榛遍地,狼虎同群,迎面一道黑溪阻路,并无桥梁可通。正在犹豫之间,忽见天问后面追来,告道:“快休前进,作速回头要紧!”乐天忙止步问道:“此系何处?”天问道:“此即迷津也。深有万丈,遥亘千里。尔勿堕其中!”话犹未了,只听迷津内水响如雷,竟有黑浪欲将乐天卷下去。微之见此,紧携乐天,竟一同被卷入。
       忽魂悸以魄动,怳惊起而长嗟。
       乐天惊而视左右,月下何所有?一树紫桐花。
       忽有信使至,带元稹之诗与乐天。
     “微月照桐花,月微花漠漠。怨澹不胜情,低回拂帘幕。叶新阴影细,露重枝条弱。夜久春恨多,风清暗香薄。是夕远思君,思君瘦如削。但感事暌违,非言官好恶。奏书金銮殿,步屣青龙阁。我在山馆中,满地桐花落。”
        乐天见此,情不自禁,捉笔回书:
      “永寿寺中语,新昌坊北分。归来数行泪,悲事不悲君。悠悠蓝田路,自去无消息。计君食宿程,已过商山北。昨夜云四散,千里同月色。
晓来梦见君,应是君相忆。梦中握君手,问君意何如。君言苦相忆,无人可寄书。觉来未及说,叩门声冬冬。言是商州使,送君书一封。枕上忽惊起,颠倒著衣裳。开缄见手札,一纸十三行。
上论迁谪心,下说离别肠。心肠都未尽,不暇叙炎凉。云作此书夜,夜宿商州东。独对孤灯坐,阳城山馆中。夜深作书毕,山月向西斜。月下何所有,一树紫桐花。桐花半落时,复道正相思。殷勤书背后,兼寄桐花诗。桐花诗八韵,思绪一何深。以我今朝意,忆君此夜心。一章三遍读,一句十回吟。珍重八十字,字字化为金。”
       晓来梦见君,应是君相忆。

注:关于元稹判词:元后柝终去,浮沉明事哀。沧海无云事,雨入寒窗来。
解释一下:
元后:一是指元稹的姓氏和身份,元稹乃北魏拓跋氏之后,北魏孝文帝改拓跋氏为元氏,所以元后也指元稹乃是拓跋氏后人。另一是指元稹与白居易在贞元年间参加科举相识,且在元和元年同登才识兼茂明体用科,元稹得了第一。
柝:古代打更用的梆子,军旅里基本必用,这里就专指军队里的。元稹八岁时父亲去世。其母带着元稹兄弟四人前往凤翔投奔亲戚。凤翔是军事重镇,元稹在这里度过了他的童年,整天跟当地驻军一起。
明事:一方面说官场的人都是明着怼元稹,后来元稹也明着怼回去,还就便是元稹是明经及第出身。
沧海无云事:元稹“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指其妻子韦丛死亡。
雨入寒窗来:元稹“垂死病中惊坐起,暗风吹雨入寒窗。”指元稹最后病逝。
(我知道我这个水平和曹雪芹没法比,将就看吧……)

—————————别打死我的分割线——————————
全场最佳:天问仙人~
写屈原的那些除了改的几句曹雪芹的,剩下的都是自己原创……还是那句,将就看吧……
@昏鸦归
艾特一下好基友~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