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旧

我思故我在

我,高三了。
本来还想着好歹在正式高三前把挖的坑都填上,发出来。
然而……我高估了自己,低估了高三的暑假作业量……
高三暂淡圈。

【姑苏卷】魔道祖师高考文综政治部分

#本来想出一套的,但是……我尽力了……出政治题真的太难了QAQ

一、客观题
1.已知在乱葬岗上,土豆与萝卜种子两种商品互为替代品。当萝卜种子的价格下降后,所产生的影响是:
A.消费者将减少对萝卜种子的需求量
B.消费者会减少对土豆的需求量
C.生产者会增加对温苑的种植量
D.生产者会减少对公兔子的畜养量

2.假设生产一包尸毒粉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是2小时,若成美制药厂的劳动生产率比同行高出一倍,该场生产的一包尸毒粉的价值量是
A.半小时  B.2小时  C.4小时  D.1小时

二、主观题
       在第十九届全修仙代表大会上,蓝启仁强调:家风,是一个家庭或家族的传统风尚,家规,是形成良好家风的必要基础。
       家风是传统美德的现代传承,蓝、金、江、聂等大家族与数不清的小家族几千年孕育了许多优良传统。家风是我们立身做人的行为准则。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风是社会和谐的基础。通过家庭的带动,能够影响周边的家庭,从而影响整个社会精神文明建设。
       丰富的传统文化中有许多关于治家的内容,比如蓝家的“雅正”。曾经有《姑苏蓝氏家训》,是蓝启仁主编的以家庭道德为主的启蒙教材,对“家风”讨论有着积极的启示意义,如:“蓝家弟子不可学魏无羡”。”今天的时代当然远非当时所能够比拟,在家风建设中,包括家庭关系在内的许多“老规矩”也必然地被历史所淘汰了,比如“云深不知处不可男男交往过密”、“云深不知处不可乱用抹额”等等,都应当被抛弃了,但是,这决不意味着家风建设不应该从传统文化中去认真借鉴“好东西”。
(1)结合材料,运用加强思想道德建设的知识,说明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需要重视家风建设。
(2)结合材料,运用求索真理的历程知识,分析家风建设过程中所蕴含的哲理。
(3)结合材料,就家风建设拟定两句宣传语,要求主题鲜明、朗朗上口。

答案:
客观题:
1.B  2.B
主观题:略

#皮这一下,就是这么开心

【元白】白居易日记(鲁迅cos向)

#微武侠设定,ooc不能吃

(一)元和十年 正月
       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
       我不见微之,已是五年多;近日快要见了,精神分外爽快。才知道以前的五年多,全是发昏;然而须十分小心。不然,那李盟主家的狗,何以看我两眼呢?
        我怕得有理。

(二)元和十年 正月
       听到微之回来,我便飞跑的去迎他。被武林盟主李宪派到远处了许多年,他还是这样好看,只是精神不如以往好了,见我时却仍微笑着,一如往常的沉勇而友爱。
       “阿,微之,我们是多久没见了呀。”我很是欢喜,他来了,我就如同被补满了的圆,轻盈地想要变作天空中的月。
        他也是欢喜的样子,与我说着回来后要集一集我的武功招数,编一本《微之乐天还往武功集》。我想着以后的样子,我与微之,两位侠士纵马行游,我带着微之去看好景色: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鸣蝉在树叶里长吟,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轻捷的叫天子忽然从草间直窜向云霄里去了——阿,有微之在,何处不是好景色!
       但我忽又看见前面一伙少年侠士,在那里议论我们,眼睛像那饭桌上的鱼,白而且硬,脸色也铁青。
       李盟主家的狗又叫起来了。
       狮子似的凶心,兔子的怯弱,狐狸的狡猾……

(三)元和十年 三月
      今天全没月光,我知道不妙。
      早上小心出门,武林盟主李宪的眼色便怪:似乎欣赏我,似乎又厌恶我。还有七八个侠士,交头接耳的议论我,张着嘴,对我笑了一笑。
      我不欲与他们说话,便去找微之。
      微之在收拾行囊。
      他握一握我的手,什么话都不说,最后,慢慢地,把他的手和我的扣在一起。
      李盟主又要把他派出去,不要他回来。我想到那些议论着的侠士的眼色,从头直冷到脚根。
      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他们对我笑得奇怪又可怖,我不知道他们最后赶走的竟然是微之!
     我真傻,真的。

(四)元和十年 五月
       微之走后,我百无聊赖,又是乏力,又是发昏。我想我可能病了,又不知道病从何处来。
       凡事总须研究,才会明白。古来书上写着生病的事,我也还记得,可是不甚清楚。我翻开书本一查,这书本没有年代却有好多作者,歪歪斜斜的写着“在天愿作比翼鸟”、“晓来梦见君,应是君相忆”、“唯有思君治不得”许多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微之”!
       微之微之呵。
       唯有思君治不得,膏销雪尽意还生。

(五)元和十年 八月
       两月前武大侠被刺,我要求李盟主彻查,这个月便被远远派了出去。
       我竟然不甚惊讶,大抵是猜着,早该如此了罢。
       李盟主家的狗们和那些侠士似乎也不甚高兴,我听那狗叫得还是很凶,侠士们说:“可恶,然而……”
       我赶着走之前去买胡饼。微之与我的信,我都妥善收着了。其中一封念起长安的胡饼来。我想着,若途中能遇到,便稍给他。收拾行囊的时候,我把微之写了“垂死病中惊坐起,暗风吹雨入寒窗”的信妥帖地纳入怀中。
      上路了。
      路过一酒馆的时候,我听得里面有好多侠士在议论我。
      一个黑衣侠士嚷嚷说:“他居然要求彻查——你想:这是该说的话吗?李盟主这不立刻把他派到外面去了!”
      我想,他们果然都不懂我。
      “彻查——疯话,简直是发了疯了。”一个花白胡子恍然大悟似的说。
      我觉得,真正懂我的人,怕是只有那一个罢。
      “李盟主是做事利落,这两下,一定够他受用了。”壁角的一个驼背忽然高兴起来。
      “疯了,真是疯了。”
       店里的坐客,便又现出活气,谈笑起来。
       黑衣侠士嚷嚷:“彻查,能彻查吗?”
       “疯了!”驼背点着头说。
       我仍走我的路。

(六)元和十四年  春
       李盟主又把我转派到了另一处。
       途径黄牛峡的时候,我看见从远处水天一色里缓缓浮出一船孤帆。
       日光的颜色铺洒在船上,船头立着的人身形消瘦,那件轻于雾薄于云的浅色縠衫我曾亲手描摹它的纹路,那我曾一夜三次梦见的面容写尽沧桑,却在对我一笑见依旧是那件长安初见的少年模样。
       我抚了抚身上他相隔千里寄与我的春衣,藏了藏三年来我一封一封珍重收藏百回念读的他写与我的信。
       时日长久,我从呼朋唤友,到踽踽独行。他们诋毁我的信仰,嘲笑我的理想,或是与我同病相怜,相隔千山万水,音信渺茫。
      唯有你与我相隔若参商之时一封一封给我写着信,唯有你站在我身边支持我的“惟歌生民病,愿得天子知”,唯有你,会与我这样灵犀,会穿着我送给你的春衫,在茫茫九州里偶然遇见穿着你送的春衫的我。
       三年了,又见面了,微之。
       让我多叫你几声吧。
       微之,微之。
       微之微之。
(完)

———果然感情是我的死穴的分割线—————
果然……每一次的感情部分都写得不满意……不过我一个连暗恋都没有过少女心还死光了的单身狗到底在强求什么……

于是最后为了强行写感情就完全不是鲁迅先生的文风了……

里面那个李盟主还有李盟主家的狗这些影射写得我……迷之沉痛又想笑

写文的日常忏悔致歉:
对不起鲁迅,请您相信我是您的真粉……

从字缝里面看出字那段是我自认为最对不起鲁迅先生的,把礼教吃人魔改成相思病什么的……对不起鲁迅先生!是我太魔性!是我脑洞太大!

我最近脑洞是越来越大越来越可怕……

但总比我的某些朋友 @秋蝉梧桐   @昏鸦归 拆洗王安石还开车的行为好很多【严肃正经脸】

然后那个互相寄衣服还真不是我脑补的233333,他俩隔着几千里不仅互相寄衣服还为此赋诗,简直……

不过引用他们诗的年份是乱的,有些诗引用的时候还没写出来呢2333333
还有白居易看的书上写满他俩的诗的那段也算我脑洞大开……

碎碎念就到这里罢
      
      

带着耀君去故宫
老王有约系列——朕的江山朕的猫

特别鸣谢:
@秋蝉梧桐 家的老王
两只基友家的猫
我为了拍老王蹲麻的腿

【三国生物题】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生物学家 辛·孟德尔·弃疾 选用古人作为实验材料,进行两对相对性状的杂交实验
(1)用纯种黑发黑眸和纯种紫发碧眸作为亲本进行杂交,F1为黑发黑眸,F1自交产生的F2中出现不同于亲本的新类型占F2总数的数量比为________,F2中基因型有___种。
(2)按照辛·孟德尔·弃疾“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的实验结果,已知孙仲谋为紫发碧眸,而曹刘皆为黑发黑眸,则曹操的基因型为_____,刘备的基因型为_______。

——————搞事情的分割线————————

#题虽简单,一样容易被热爱历史的考生打死

#在伟大的植物学家屈原之后,我国出现了另一位在生物遗传学方面颇有造诣的生物学家——辛·孟德尔·弃疾

#稼轩请您相信我是您的真粉

#请诸位相信我是曹丕和曹植的真粉

#本人已经丧心病狂到一定境界了……

@秋蝉梧桐   人面狗心什么的你加油(:3_ヽ)_

【朱厚照×朱翊钧】祖宗您真是我祖宗,孙子你可真是孙子

(一)
       朱厚照在位时,大臣们整日求神拜佛,经文与符咒齐飞,香火共丹砂一色,只求上苍能赐他们一位乖巧正直不踏出京城半步的皇帝。
     多年以后,万历一朝的官吏们只想回到过去,劈死那些杀千刀的大臣。
     求的什么神!拜的什么佛!
     老子在京为官二十几年了还没见过皇上从紫禁城里出来!

(二)
       更漏迟迟,星河欲转。朱翊钧手执朱笔,却凝神盯着眼前的一只红烛。烛光摇曳于未央长夜,恰如萤火之光明灭于碧海长天,微渺而脆弱。
       穿堂风过,烛影跃动,小小烛火偏偏倔强而挑衅地燃烧着,红泪绽放,鲜艳如五月榴花,照得眼明。就像朱翊钧所知的某个人,即使势单力薄、被世俗困于囚笼,也要上蹿下跳作天作地,把一溜被规定好的平淡规矩如死水的生活耍得轰轰烈烈繁花着锦才肯罢休。
       那个人真是……
      “孙子啊,你今天怎么又蹲在殿里不挪窝?朕跟你说,年轻人这样不好,当年朕甩了那帮老顽固往江南跑的时候……”身后忽然闪现的人影又开始宣扬他曾经折腾当朝众臣一把老骨头的丰功伟绩,苦口婆心,滔滔不绝,自娱自乐,扰得人不得安宁。
      朱翊钧搁下朱笔,合上桌案上的奏折,无声叹气。
      祖宗,您真是我祖宗。

(二)
       许久以前,朱翊钧以为先祖的魂灵或是在皇陵安歇,或是魂归地府,依照生前功过投胎转世。
        当然某位痴迷于炼丹的先祖得道成仙的事儿朱翊钧是不信的。
        但从未想过,令太傅们一经提起就是满面愤慨谴责痛心疾首的承天达道英肃睿哲昭德显功弘文思孝毅皇帝的鬼魂,居然飘荡在他片刻也不想停留的紫禁城中,而且,无法离开。
        当真是命运弄人,呜呼哀哉,可喜可贺——最初多少有些幸灾乐祸的朱翊钧如是想。
        直到这位正德皇帝将对江南烟柳、对大漠孤烟的向往寄托于朱翊钧身上,并开始日复一日地荼毒催促朱翊钧走出紫禁城,策马江湖,采遍名花,游历大好河山,最好再来一出金戈铁马。
        朱翊钧回忆了一下史书记载,觉得,做人要厚道。
       逼疯大臣之事,有正德一朝就够了。
      “孙子,你今天怎么还不出去?”
      “回先祖,诸臣怕是不会同意此事的。”
      “他们是皇帝还是你是皇帝?谁说了算?”
      “庙堂之上老臣德高望重、新臣为未来之栋梁,此事还是听他们的较好。”
        朱厚照的表情一如朱翊钧的太傅提起朱厚照时般愤慨谴责痛心疾首:“这帮老顽固有什么可怕的,孙子,你可真是孙子。”
       只是自己不愿出门的朱翊钧任先祖的教诲随风而去,不留痕迹。

(三)
       朱翊钧幼年失怙,他穿着故作威严的龙袍登上皇位,孤儿寡母,尝尽苦甜。
       朱翊钧尚在少年之时,便已看懂了人情冷暖,看穿了世事无常,以及那无常中的,一丝长存的规律。
       于是,他开始对那些看似光怪陆离,实则与他所经所历无甚差别的事情失去了兴趣,对那些朝堂之上的机锋暗涌感到了疲倦。
       朱翊钧把自己深深地,沉进紫禁城,把自己封锁于孤独,并享受着,这可能泛着苦意的孤独。
        他是一盏煮老了的茶,青春仍在之时便已失去了绿意润泽的鲜活。他寡淡,他静寂,他永远无法像他天真飞扬的正德祖宗一样,把自己活成一坛不羁张扬的烈酒。
       朱翊钧瞅着朱厚照。他崩于盛年,魂灵依然是顾盼神飞,青春恣肆的年纪。他坐得吊儿郎当,把皇家仪态全都扔进豹房里喂了不知道什么东西,他眼巴巴地盯着朱翊钧拍开的陈年佳酿,苦于无法品尝,一派失落之色。
      “孙子啊,你替朕喝,多喝些……”
      朱翊钧蓦然想起了自己幼时吃不到糖时的表现。
       到底谁是孙子哦,我的祖宗。

(四)
       倭人攻朝鲜,有唇亡齿寒之忧。
       朱翊钧夙夜忧叹,谋断大局。
      “朕……我朱寿愿再沙场破贼!”朱厚照忆起往昔峥嵘岁月,一时宏图壮志国仇家恨涌上心头,不知今夕何夕。
       朱翊钧沉吟:“依先祖之意,朕若是御驾亲征……”
       “不可!”
        这是第一次,朱厚照劝朱翊钧留在紫禁城。
      “你可为皇帝,却不是帅才。而且,沙场凶险。”朱厚照之语恰若玉石掷地,惊得朱翊钧一时茫然。
       他忘了,即使后人再说正德皇帝荒唐可笑、昏庸无能,即使他眼前的先祖魂灵再怎么不羁任性,他也是率军驱鞑靼兵,杀出了一场应州大捷之人。
        往日朱厚照的聒噪令朱翊钧有无奈,有厌烦,可是这位祖宗就像色泽浓艳的春花,蛮不讲理地涂抹点缀了朱翊钧的生活。朱翊钧本以为,只是如此了,却不想今日,这柄被繁花掩藏的长剑忽然出鞘,护卫其所欲守护之人,凌然如清泉,凛然如寒霜,涤荡地人心间一净,却热烈烈如滚烧酒。
        那是另一半的朱厚照,也是一直陪伴着朱翊钧的朱厚照。
        朱翊钧深吸一口气。
       “先祖……”
       “朕虽无力入战场,却也可帮你决断。”
       “多谢先祖。”
       “谁叫你是我孙子呢。”
        朱翊钧深沉地叹息一声,却又不禁莞尔。
        誒,我的祖宗。

——————我知道ooc了别打我——————
中国邪教哪家强→_→
别跟我说那个“照”字是错的,火字旁的我打不出来,明朝皇室磨人的名字呦……

瞅了瞅自己备忘录里挖坑没填的文
一篇【商鞅×秦始皇】
一篇【陶渊明×王维】
一篇【马丁路德×武乙】
一篇【哈利波特×贾宝玉】
一篇【朱厚照×朱翊钧】
我……我脑子里都是些啥啊……

【柳如是】世人皆醉我独醒

#被翻出来的旧文,迷之想发出来
#我的天哪这是我当年的文风!虽然看起来也很迷,但是对比现在的我……我现在已经堕落成什么样了啊……

柳如是的自白

       秦淮畔,丝竹啭。万家灯火摇漾一水跃金浮光,秋意寡淡,落在笛音里,只从余韵里听得见几许寒凉。
        纸醉金迷,烛明香暗,画楼连云彻夜不眠,是江南。
        铮然拨弦,琴音入云,继而清清幽幽,叹惋郁结于胸而喟然成歌:“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
       当年永平四城失守,畿辅震动,四方将领踌躇不前,唯有秦良玉率师杀敌,同为女子,诚为之折服。想必边疆慷慨悲凉景色,定不是江南这般绵软的吧。
       归燕呢喃洒入窗内,想国家危急存亡之秋,江南竟还是入梦不醒,琴音愈沉,凄凄切切:“谁见幽人独往来?飘渺孤鸿影呵……”
       叛军已入凤阳,掘皇陵,山海关依旧危急,国愁如烈火灼心,秦淮河一汪小溪怎灭的得这火!
       挑拨如哽咽,渐为哭啸,琴音铮铮,杂在楼外温软乐音里格格不入。恨峥嵘,更恨江南沉醉温柔,粉饰太平:“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
       最终弹拨也是渐缓,只剩了无尽迷茫惆怅:“拣尽寒枝不肯息,寂寞沙洲冷……”
        一曲终。秦淮河畔,依旧丝竹缠婉,风流绵绵。
        拂袖入室。江南沉迷,我便偏要做那梦醒之人,尽己身之力,去助那挽澜之人,去叫醒那些梦中人!
        世人皆醉,我独醒!

【元白】我们

白居易随着年岁渐长从一本正经变得风流浪荡,元稹随着年岁渐长从风流浪荡变得一本正经。
我想要你依然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我怕你被世事艰难磨平了棱角,怕你忘记了曾经的自己是个怎样的人,于是,我活成了你的样子。
我想要更像你,更接近你,想要光明正大地站在你身边,想要一直一直与你一起。于是,我活成了你的样子。
到头来,岁月依旧,我们终究还是失去了自我,却活成了彼此的样子。时光似乎跟我们开了个偌大的玩笑,但时光又温柔地眷顾着我们。于是在相视而笑的那一瞬,我们,依然是我们。

#突然感慨的乱七八糟的随笔
#都是脑补
#我永远喜欢元白

窗外生着梧桐树的人感觉自己天天都在吃元白的狗粮
——我在山馆中,遍地桐花落
——月下何所有,一树紫桐花